读书频道

首页 >> 头部图片 >> 正文

闻一多——闪耀世界诗坛的一颗星

发稿时间:2021-07-15 11:10:00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片来自网络

《闻一多诗文集》法文版

闻一多《红烛》英译本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1999年12月20日,《七子之歌·澳门》作为澳门回归庆典活动的主题曲传遍大江南北,走向世界,并逐渐成为澳门的一个文化符号。2019年5月3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给澳门濠江中学附属英才学校的小朋友们回信,信中提到:“我经常想起《七子之歌》,歌中表达的游子对回到母亲怀抱的渴望十分感人。”这首歌的歌词正出自诗人闻一多之手。

  《七子之歌》是闻一多1925年留学美国时创作的组诗,包括“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岛”和“旅顺、大连”7篇。诗人以第一人称口吻反复吟咏“母亲!我要回来,母亲!”,作品以优美的旋律、真挚的感情,表达了闻一多乃至海外留学生的心灵寄托和精神归属,跨越近百年,其爱国情怀闪耀至今。《七子之歌》只是闻一多的代表作之一,他的不少诗作在中外读者心中都具有恒久的魅力,这与他既深谙中国诗学传统,又从西方现代诗歌潮流中得到启迪息息相关。

  融汇中西诗学理论

  上世纪一二十年代,美国新诗运动出现“中国热”潮流。闻一多正是这一潮流的助推者,回国后,他还将意象派的影响扩大至中国诗坛,对中国现代诗歌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闻一多于1922年7月赴美留学,初到美国所选的专业是美术,但是他怀揣的一颗诗心逐渐被芝加哥浓重的诗歌氛围感染,诗歌逐渐占据了他的精神空间。闻一多开始频繁与美国意象派诗人交往,他在书信中曾记录下自己1922年出席卡尔·桑德堡在芝加哥大学举行的演讲会以及与浦西夫人、哈丽特·蒙罗、尤尼斯·娣简丝、罗厄尔等著名诗人交往的情况。他以极大的热情搜集、阅读、欣赏和研究意象派诗歌,还曾在书信中抄录和评价罗厄尔的《风与银》、蒙罗的《爱之歌》《山之歌》等诗歌。

  此外,美国诗坛上兴起的“中国热”潮流以关注中国唐代诗人李白、王维等为中心,庞德、韦雷、卢威尔等诗人曾用自由体翻译李白的诗。尤其是庞德由李白的《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改写的《羁客来信》,成为风靡英美诗坛的重要作品。闻一多对此异常关注,并对美国诗坛的“中国热”潮流的中诗英译作品进行客观的学术评价,称“韦雷注重的是诗里的音乐”“在字句的结构和音节的调度上最讲究”,“卢威尔注重的便是诗里的绘画”“字句的色彩当然最先引起她的注意”。

  置身于美国意象派诗歌的氛围中,闻一多努力坚守的诗学理论逐渐成熟,诗歌创作也迎来新高峰。在弗莱契的影响下,闻一多创作了长诗《秋林》,并注明是“一篇色彩底研究”,包括《红烛》集62首诗中大多数篇目都用了相当多色彩强烈的词汇。后期意象派领袖罗厄尔十分喜爱中国古典诗歌,善于在诗歌创作中运用中国习语和中国式比喻,曾被闻一多称为“在此邦是首屈一指”,她对闻一多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闻一多虽深受美国意象派影响,但并未直接套用意象诗派的创作技巧,而是巧妙结合了中国新诗的特点。他强调用理性节制情感,呼吁诗人们不要刻意追求诗歌形式,相反要使情感的表达与形式完美结合,寻求精妙的艺术构思,将内心的情感体验传递出来;同时在新诗语言的革新、现代格律诗写作、中西诗意的融合等方面都进行了深入的探究和实践,对纠正早期白话新诗平白直叙的倾向、促进中国新诗艺术发展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

  海外译介量多质优

  闻一多诗歌的世界影响离不开中外学界对闻一多诗歌的海外译介、研究与推广。闻一多诗歌的海外译介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占有明显优势,既有诗歌合集,又有个人诗集。1936年由陈世骧和阿克顿合译的第一部中国现代诗歌合集《现代中国诗选》收录了闻一多、陈梦家、徐志摩等新月派诗人的作品。1947年,罗伯特·白英编选的《当代中国诗选》出版,共收录“五四”到1947年的9位诗人的诗歌作品,闻一多作为新月派诗歌的代表人物被收录。白英认为,闻一多继承了中国古典诗歌的格律传统,与艾青、田间共同构成中国现代诗歌的主线,充分肯定了中国新诗的“新传统”。1960年,罗伯特、培恩编的《白马集》在纽约出版,收录闻一多等中国现代诗人的300多首新诗,附录部分收入了闻一多论田间诗歌的评论文章《时代的鼓手》,闻一多的评论也开始走向世界。1963年,华裔美国学者许芥昱编选的《20世纪中国诗歌选集》,按新诗发展中产生的流派分类总结新诗成就,收录以闻一多为代表的新月派作品。

  在法语世界,1957年,法文版《中国诗选》出版,编选中国古今诗歌,现代部分仅收录艾青、闻一多、郭沫若、徐志摩的诗歌。

  改革开放以来,海外出版的中国诗歌合集逐渐丰富,闻一多成为编选过程中格外受关注的诗人。如1984年路易·艾黎编的《大道上的光与影:现代中国诗选》、1992年奚密编的《中国现代诗歌选集》、1995年刘绍铭、葛浩文主编的《哥伦比亚现代中国文学选集》、2007年邱平等编的《20世纪中国新诗选1919-2000》等,都收录了他的诗歌。

  闻一多个人诗集英译本出版的数量在中国现代诗人中仅次于艾青,主要有1972年伦敦出版,桑德斯翻译的《红烛:闻一多诗选》;1987年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戴乃迭翻译的《闻一多诗文选》(于1999年再版)。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向海外展示中国作家个体的艺术特色与成就,中国文学出版社的“熊猫”丛书自1981年推出单个作家专集,所选的大多数是中国现代短篇小说,现代诗歌部分仅翻译了艾青的《黑鳗》和闻一多的《闻一多散文诗歌选》。

  海外研究深入多元

  闻一多诗歌在海外的频繁译介丰富了闻一多的海外研究,他是为数不多被海外专家深入研究的中国现代诗人之一。闻一多研究很早就走向世界,并且在日本、德国、韩国、美国、新加坡、俄罗斯等国受到研究者青睐。

  俄罗斯闻一多研究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1968年,学者苏霍鲁科夫出版了《闻一多生平和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日本1995年成立了闻一多研究会,这是海外最早成立的闻一多研究学术团体,2000年在此基础上成立了闻一多学会。2002年12月,由日本闻一多学会主办的《神话与诗》创刊,日本学界逐渐开拓闻一多研究的新领域,从文化人类学、历史学等角度发掘闻一多思想、艺术价值。以图宾根大学汉学系教授何致瀚为代表的德国闻一多研究也十分活跃。何致瀚先后出版了两部闻一多研究专著,主编过《闻一多研究论文集》。2000年5月,在图宾根大学举办的“诗人、学者、爱国者——闻一多诞辰100周年国际研讨会上,20余位各国专家围绕闻一多的诗歌创作、古典文学研究方法等论题展开研讨,受到德国《施瓦本日报》《法兰克福汇报》等媒体盛赞,扩大了闻一多在德国的影响。美国闻一多研究同样不可小觑,加州大学奚密教授将闻一多视为“中国现代主义的先驱”,并撰写论文《闻一多与中国现代主义》。2005年,闻一多孙女闻丹艺在美国创办闻一多中英文网站,介绍闻一多的作品、艺术成就、闻一多研究等,弘扬闻一多的爱国精神。

  汉学家马悦然曾表示,闻一多的诗集《死水》已达到“世界文学顶尖水准”,“闻一多不光是伟大的诗人,也是一位杰出的学者,他是五四运动之后非常杰出的作家”。闻一多的艺术成就和学术思想在海外广泛深入传播并持续产生影响,传奇娱乐代理电话:是中国现代诗歌乃至中国文学的骄傲。

  (作者:魏文文,系山东大学文学院、诗学高等研究中心博士后)

责任编辑:张诗莹
 
申博太阳城集团真人荷官 必發集團网站导航 大家旺会员管理网 皇冠国际游戏下载官方 牛牛赌钱开户
利来开户网址官网 太阳2娱乐靠谱吗 明仕亚洲登录器下载 扑克牌老虎机下载 注册领现金app排行
博天下客户端 买球真人现金 凯发国际下载app 神话娱乐网上官网 名人代理佣金天天结算
必發游戏代理赚洗码合作 大阳城集团113abcom 申博娱乐登入 太阳城申博app下载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